当前位置:上杭新闻网-上杭新闻门户官方网站 > 财经资讯 >

金融什么时机开放,如何开放?陆磊谈金融开放

时间:2020-09-27  来源:  作者:admin666  点击量: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7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侯润芳)“目前在理论界可能存在的争议就是,金融市场的开放时机是否成熟,开放是否对货币政策自主权和汇率稳定构成冲击,这个就是所谓的挑战。……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侯润芳)“目前在理论界可能存在的争议就是,金融市场的开放时机是否成熟,开放是否对货币政策自主权和汇率稳定构成冲击,这个就是所谓的挑战。一种观点认为,要先实行人民币的汇率的清洁浮动,再推动金融市场开放,即汇率改革优先论。我个人对金融史的研究发现,在实行固定汇率的中国香港地区和19世纪与黄金挂钩的英国,实现了金融市场的高水平的开放,即金融制度和金融产品的优先论。金融市场有韧性,才可以构成大规模的交易,这个才是汇率的决定机制,人民币汇率在这个过程当中的弹性也是势必会进一步加强。”

在今日在由全球财富管理论坛组委会主办的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海峰会上,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谈到在金融开放过程中金融市场发展面临的挑战时作了以上表述。在陆磊看来,在金融市场开放过程中,其中一个挑战是开放的顺序和前置条件。

陆磊表示,这一挑战,外汇管理局的战略就是:面向全球的高水平的金融市场开放是统筹推进改革和防风险的关键。一是要扩大金融业的对外开放,顺应市场主体的需求,以更高水平的开放打破封锁和围堵的风险,积极融入和拥抱世界金融的体系。

二要建设以人民币金融资产为核心资产的国际金融中心,推动离岸和在岸市场的规则与国际接轨,促进中国和全球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培育全球交易市场。

三是要稳步审慎推进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完善货币调控体系,培育市场基准的利率和收益率曲线,逐步形成市场化利率调控体系,增强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的自动稳定器作用,用改革的办法疏导货币政策传导。

四要建立与更高水平开放相适应的金融监管体系,完善跨境资金流动的宏观审慎和微观合规两位一体的管理框架,保持微观政策的跨周期的稳定性、一致性,可预期性。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侯润芳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赵琳

上一篇:金立群:经济还有下行风险和压力 现在不能指望
下一篇:没有了